• 当前位置:首页 >> 律师法评
  • 律师法评
  • 简谈我国经济仲裁制度的一些缺陷和其存在的必要性
    来源:合肥律师网 | 作者:曾祥锋律师 | 日期:2018-6-30

    本文从一个案例说起:甲通过房产中介与房屋所有权人乙的某亲属丙签订了一份房屋买卖合同,在该合同中,丙是以乙的代理人身份与甲签订合同的,合同约定,如发生争议,由合肥仲裁委进行仲裁。合同签订后,甲向丙交了购房定金3万元。时遇合肥房价猛涨,导致乙不想按照合同价格将房屋卖给甲,继而不愿继续履行合同。为此,甲委托我们律师事务所提起仲裁。

    由于丙作为乙的代理人,在与甲签订合同时,并未提供任何由乙委托丙卖房的委托书等手续,只是提供了房产证原件和房屋钥匙,所以在本案我们提起仲裁和申请仲裁立案的过程中,就遭遇到一个棘手的问题:选择乙还是选择丙作为仲裁相对人即被申请人?我们的惯性思维当然是把乙和丙都作为被申请人,但合肥仲裁委立案庭明确表示,只能择其一,要么选择乙,要么选择丙,否则不能受理。其给的理由是:“仲裁程序必须是仲裁双方当事人本人自愿选择仲裁,该合同相对人只能是一个人,要么是乙,要么是丙,所以不能同时将乙和丙作为被申请人,否则就是违规受理,但选择乙或丙任何一人,都可以受理”。这就让我们很为难:如果直接选择乙作为申请人,因为我们没有乙委托丙卖房的直接证据,若乙拒不承认曾委托过丙卖房,那么很可能乙就无需承担责任,我们势必要败诉;而如果选择丙作为被申请人,丙一方面可以说他只是代理人无需承担责任,虽然没有书面委托手续,但在法律上口头委托同样是有效的,同时,我们也不可能提供乙没有委托丙卖房的证据,直接让丙承担代理人责任很明显也是要败诉的。

    后来经过深思熟虑,我们决定先将房主乙作为被申请人,当时我是这样考虑的:代理人丙的行为只能由乙来承担责任。如果乙拒不承认委托过丙卖房的事实,那么刚好可以作为证据证明丙无权代理,那么我们再另走法律程序让丙承担代理人责任。而如果我们先选择丙作为被申请人来要求追究其无权代理的责任,一方面,我们拿不出其无权代理的证据的话,肯定是败诉的,另一方面,即便其承认无权代理,那么无权代理的损失赔偿的裁判尺度非常不统一,我们当事人所能获得的赔偿数额将面临很大不确定性。

    本案在仲裁开庭审理时,果不其然,乙一口咬定从未授权丙卖房,其称是其丈夫未经其同意把房产证和钥匙交给丙的,乙称其对此事毫不知情。同时,仲裁员对于我们提出丙存在表见代理行为的观点直接予以否定,即便我们提供了全国很多法院的判例,判例显示类似这样的行为可以认定为表见代理。

    该轮程序我们败诉后,丙主动向我们的当事人甲退还了收取的3万元定金。在我们准备对丙启动程序时,我们考虑这次能否去法院起诉而不是去仲裁,我就向本案房屋所在地的某区法院申请立案,法院明确表示该房屋买卖合同约定的是仲裁程序,即便已对乙提起仲裁被驳回,他们也不能受理对丙的诉讼。但我们的当事人不想再为此事折腾了,一来仲裁申请费高的离谱,二来还不知道最终能获得多少赔偿。至此,该案以一个非常不完美的结局落幕。

    写到这里,再结合近几年来我代理的几起为数不多的仲裁案件,来谈一谈仲裁制度存在的严重缺陷:

    一、正如上述案例所呈现的问题,仲裁程序有个前提,就是当事人必须就选择仲裁来解决纠纷达成一致意见,可以事前约定(常见的是在双方的合同上约定发生争议的时进行仲裁),也可以在发生纠纷后双方当事人协商一致选择仲裁程序。这样也就导致了仲裁当事人的严格相对性,也即必须是同意选择参与仲裁的当事人才能成为仲裁的当事人,像上述案例中仲裁立案庭要求我们只能选择一个当事人作为被申请人,就是这个原因。而这恰恰是仲裁制度的缺陷所在:我们知道,民事诉讼中存在诸如连带责任等情况,导致一个合同纠纷案子的诉讼参与人可能不仅仅是合同相对人,比如上述案例,如果去法院起诉,我们同时将乙和丙在同一个案子中作为被告或第三人,是不存在任何问题的,这样一来,到底是由乙还是由丙承担责任,法院会同时认定,这样不仅有利于查明事实,更能节省司法资源,避免诉累。而仲裁制度却无法做到这一点,反而把问题复杂化,大大增加了当事人的维权成本。

    二、仲裁员的问题,是较大的问题。我代理的几个仲裁案子,大部分仲裁员都是律师。首先,由于职业原因,律师当惯了“运动员”,单方思维可以说是根深蒂固,让律师做“裁判员”,即便经过临时的或偶尔的培训,也很难避免与生俱来思维“狭隘”的局限。换句话说,我们律师习惯了站在一方当事人的角度思考问题,即便我们有信心且自认为可以公平的把案子裁决好,但根深蒂固的思维会不自觉的导致我们看问题的片面性。其次,关于仲裁员的法律水平问题:不可否认,仲裁委选择做仲裁员的律师都是执业年限一般比较长的律师,但一个律师的办案水平与其执业年限不是绝对成正比的。这也就造成了仲裁员的办案水平参差不齐。此外,作为仲裁员的不仅有律师,还有大学法学院的教授等其他人员,大学老师的法学理论水平我们可以不容置疑,但理论与实践的差别也无需多言,理论水平高不代表就能办好案件。最后,由于仲裁制度不像法院对于法官的管理与责任规定那么系统和明确,仲裁员即便裁错案件,一般对其自身也没有什么影响,这不可避免的造成仲裁案件质量的不可靠性。

    三、一裁终局制度无法充分的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一方面,即便仲裁裁决存在法律适用不当,只要仲裁程序没有违法,不服裁决的一方当事人也很难或者说无从救济自己的实体权益(申请法院撤销或申请不予执行仲裁裁决是非常难的,甚至难于再审),不能像在法院诉讼一样可以通过二审,或者再审来救济。我们认为这是仲裁制度的最大缺陷。法院判决尚不能保证一个审判程序就能完全实现公平正义,何况是仲裁呢。

    四、我们不能比照国际仲裁制度而认为国内的仲裁制度就一定是非常必要的。本文并不打算考证仲裁制度的起源与国内仲裁制度的历史渊源,但我们知道,并不存在着一个世界法院来审判跨国经济纠纷,所以,国际仲裁就成为一种解决跨国经济纠纷的优选。而国内仲裁就不一样,既然存在法院这样一种权威性的解决纠纷的司法机关和相关司法制度,仲裁制度作为一种“私”的制度,虽然是对法院解决纠纷的一种补充,但这种补充是否有必要,却是很有疑问的。

    五、仲裁申请费相对于法院的诉讼费而言,高的可不是一点点。这会增加当事人的维权成本。

    那么,既然仲裁制度有这么多问题,为什么还有人愿意选择仲裁呢?在本文前述案例中,我也问到我们当事人这个问题,他说当初在中介公司签订房屋买卖合同时,所有的条款都是中介公司确定的,中介根本都没有给他解释诉讼和仲裁有什么区别。可见,当事人选择仲裁的“自愿”程度也是大打折扣的。当事人在签订合同时并不真正明白仲裁的含义,等到纠纷发生想要打官司时,却发现不能去法院,只能去仲裁,这反而有种“被迫选择仲裁”的感觉。

    虽然任何一种制度都不可避免的存在缺陷,但假如有更优的替代方案,那么这种制度是否应当继续存在,是值得我们思考的。本文认为,对于仲裁制度的缺陷,我们完全可以用诉讼取代之,虽然仲裁的确分担了法院一部分的办案负担,但让存在上述诸多问题的仲裁作出具有法院判决同样效力的裁决,最终将有可能损害的还是司法的权威性。

        行文至此,本文就告一段落。说真的,没有哪个律师愿意将自己的败诉案例拿出来“分享”。本文的意图其实是我们根据自身的经历而对我国仲裁制度的一种思考,这种观点是否妥当,有待大家批评指正。

  • 推荐律师
  • 曾祥锋律师电话:13866722060
    微信:13866722060
    办公地址:合肥市金寨路71号美第阳光大厦11层
  • 最新文章
  • 律师合作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意见建议 | 本网简介
    合肥律师网 版权所有 手机:13866722060 地址:合肥市金寨路71号美第阳光大厦11层
    Copyright 0551law.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 皖ICP备10203835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