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律师法评
  • 律师法评
  • 从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七条谈刑事和解的适用范围
    来源:合肥律师网 | 作者:曾祥锋律师 | 日期:2018-9-29

    近日,河南鲁山县人民检察院的一篇博文《鲁山一初中生一时冲动犯错 检察官介入下双方冰释前嫌》引起了舆论的关注,文章提到,一个16岁的初二学生涉嫌强奸一个17岁少女,鲁山检察院办案检察官为“最大限度地关注未成年嫌疑人的成长”,将嫌疑人和被害人双方的父母叫到一起,联系当地调解委员会对双方进行和解,最终,双方父母“冰释前嫌”,自愿签订了和解协议书。随后,检察院将已被逮捕的嫌疑人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让其得以在9月开学时回到学校。

    该文之所以引起很大的争议,是因为许多人认为,强奸未成年人的这种恶性刑事案件,为什么还能调解?对此,本文将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来谈一谈司法实践中对于刑事谅解的适用范围是否得当。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七条规定:“下列公诉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真诚悔罪,通过向被害人赔偿损失、赔礼道歉等方式获得被害人谅解,被害人自愿和解的,双方当事人可以和解:(一)因民间纠纷引起,涉嫌刑法分则第四章、第五章规定的犯罪案件,可能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二)除渎职犯罪以外的可能判处七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过失犯罪案件。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五年以内曾经故意犯罪的,不适用本章规定的程序。”因刑法第四章、第五章规定的多是常见犯罪,其中就包括了强奸罪,所以,最高人民法院和各地方高院出台的指导意见中,明确将达成和解或取得被害人谅解作为从轻处罚的重要量刑情节。上述鲁山检察院的做法,也正是司法实践中常见的情况。但本文认为,司法实践的做法,实际上扩大了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七条关于谅解与和解的适用范围:

    一、对于刑法分则第四章、第五章规定的犯罪案件,只有“因民间纠纷引起”,才可以和解。

    根据该条规定,能够和解的刑法分则第四章、第五章规定的犯罪案件,必须是“因民间纠纷引起”。但司法实践的普遍做法是,只要是刑法分则第四章、第五章规定的犯罪案件,基本上都可以和解,无论是不是“因民间纠纷引起”,这就造成了和解适用范围的扩大。不过需要强调的是,如何理解什么是“因民间纠纷引起”,这需要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相关规定予以明确,比如,我们可以很容易理解的是,民间借贷行为中出借人为讨债与借款人发生争执,进而故意伤害的行为,以及邻里之间因相邻关系出现矛盾而故意毁坏财物的行为,均属于“因民间纠纷引起”,而上述案件中,嫌疑人因一时冲动而侵害被害人,这是否属于“因民间纠纷引起”,不无疑问。

    二、对于刑法分则第四章、第五章规定的犯罪案件,只有“可能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才可以和解。

    如前所述,司法实践的普遍做法是,只要是刑法分则第四章、第五章规定的犯罪案件,基本上都可以和解,但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可能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这类案件才可以和解,我们可以认为,这样规定的立法意图,旨在说明和解只适用于侵犯法益较轻的犯罪行为。比如,故意杀人罪,除极其特殊的情况及教唆犯、帮助犯等可能在三年以内判处刑期的外,一般是没有和解余地的。

    另外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是,“可能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中的“三年以下”是否指的是宣告刑?如果从字面意义上理解,既然是“可能判处”,那么,该“三年以下”当然指的是宣告刑。但我们认为,立法的意图是将和解程序适用于侵犯法益较轻的罪行中,法定刑在三年以上的犯罪行为,侵害的法益程度较重,比如,已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故意杀人的侵害的法益程度,与成年人故意杀人侵害的法益程度是一样的,再比如,未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故意杀人的,虽然不追究其刑事责任,但其行为同样是符合构成要件的违法行为,其行为的侵害法益程度,与成年人故意杀人侵害的法益程度也是一样的。立法基于未成年人的特殊状况,对其犯罪行为减轻处罚或不予追究刑事责任,并不是因为其行为本身的社会危害性较轻。所以,我们认为,上述“三年以下”理解为法定刑更为妥当。

    三、侵犯法益程度决定了是否可以适用和解程序。

    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七条规定的两类可以适用和解程序的犯罪行为,均是侵犯法益程度较轻的犯罪行为,第一类行为本文上述部分已经略作分析,第二类行为是针对过失犯罪,因为过失犯罪行为总体而言的社会危害性较小,同时,将和解程序限定于“可能判处七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过失犯罪行为,再次说明和解程序只能适用于侵犯法益较轻的犯罪行为。

    四、赔偿被害人损失与取得谅解或和解,并非并列关系。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的规定,单纯的赔偿被害人损失,并不足以成为从轻处罚的依据,只有被害人自愿谅解与和解的,才可以从轻处罚。而司法实践的常见做法却是,赔偿了被害人损失,即便未能取得被害人谅解,也是可以据以从轻处罚的,比如,安徽省高院出台的常见犯罪量刑指导意见细则中就规定,“对于积极经济赔偿被害人损失但没有取得谅解的,综合考虑犯罪性质、赔偿数额、赔偿能力以及认罪、悔罪程度等情况,确定从宽的幅度”,而对于“尽管没有赔偿但取得谅解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幅度却低于赔偿损失且取得谅解的情况。这样的规定,显然是超出了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七条规定范围的,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据以从轻处罚的依据是取得被害人谅解和被害人自愿和解,赔偿只是取得被害人谅解的方式或途径,不能与未赔偿但同样取得被害人谅解的从轻处罚量刑幅度有所不同,更不能将积极赔偿但未取得被害人谅解作为从轻处罚的依据。

    综上,如果本文的观点成立,我们认为,司法实践中应依法将和解程序限定在法定范围内。同理,诸如上述案件中的强奸罪等是不应适用和解程序的。

  • 推荐律师
  • 曾祥锋律师电话:13866722060
    微信:13866722060
    办公地址:合肥市金寨路71号美第阳光大厦11层
  • 最新文章
  • 律师合作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意见建议 | 本网简介
    合肥律师网 版权所有 手机:13866722060 地址:合肥市金寨路71号美第阳光大厦11层
    Copyright 0551law.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 皖ICP备10203835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