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合同纠纷 >> 各类合同
  • 各类合同
  • 购买新车时经营者未告知车辆维修记录 是否应向消费者退一赔三?
    来源:合肥律师网 | 日期:2019-3-21

    合肥律师网曾祥锋律师普法提示:当你作为消费者,向汽车经销商购买到存在瑕疵或有维修记录的汽车时,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可以要求退车并主张三倍车价赔偿?什么情况下仅能主张赔偿?本文是最高人民法院二审审理的一起汽车买卖合同纠纷,对上述问题,或许能给我们以指导和理性维权:

    20146日,A公司签订《销售合同》,约定A公司向销售尊贵版宾利慕尚汽车一台,单价550元。双方约定预计交车日期为20147日,以全部车款到达A公司账户为前提,最终交车日期以A公司的通知为准。在交车地点现场验收车辆,A公司将车辆交由实际支配并向交付车辆的海关及商检单证、维修保养手册、交车清单等文件。

    A公司随后从大众汽车销售公司购入前述进口宾利慕尚汽车。20147日,该车辆运抵A公司,A公司拟将该车辆交付。同日,A公司进行车辆移交检查时发现车辆左前门下有漆面损伤,通过抛光打蜡清除了漆面损伤,这一处理操作记载于该车辆的维修记录中。201410日,因汽车右后窗帘存在异响,A公司更换了窗帘总成,该维修操作亦记载于车辆的维修记录中。

    20149日,A公司向开具机动车销售统一发票。201410日,为所购车辆办理了机动车登记手续。20165日,通过车鉴定网查询所购车辆的维修保养记录时,查询到案涉车辆的前述处理、维修记录,遂以A公司和大众汽车销售公司在车辆交付之时未向其告知前述情形构成欺诈、给其造成巨大损失为由提起诉讼。要求撤销A公司与签订的案涉《销售合同》A公司退还购车款5500000元、车辆购置税470085.47元,共计5970085.47A公司向支付车辆价款三倍的惩罚性赔偿金16500000元;大众汽车销售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一审法院认为:因双方均未提供证明车辆交付时间的证据,依据《销售合同》中关于预计交车日期、交车的前提条件和具体事项、车辆验收、风险转移等的约定,以及关于其已于201410日收到案涉车辆进口机动车辆检验证明的自认,认定案涉车辆的交付时间为201410日。因案涉车辆于20147日和201410日进行过瑕疵处理和维修,A公司不能证明其已告知过相关情况,可认定A公司在车辆交付前故意隐瞒了车辆的前述问题,剥夺了知情权和选择权,A公司的行为构成欺诈,《销售合同》应予撤销。《销售合同》被撤销后,应发生相互返还的效果。因案涉车辆交付后占有使用已近三年,在退还购车款时应由负担合理的折旧费用,不同意对车辆现有价值进行评估,原审法院根据市场惯例,结合案件实际情况,酌定以车辆实际销售价格的10%为每年的折旧比例,三年折旧费共计1650000元,A公司应在扣除车辆折旧费后将购车款退还,同时还应承担支付的车辆购置税470085.47元,也应将车辆返还A公司。

    同时,依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A公司存在欺诈行为,虽然案涉车辆的漆面损伤及右后窗帘异响问题已由A公司处理,但案涉车辆不同于一般的汽车商品,其品牌溢价高,价值高达5500000元,即使比案涉车辆问题更轻微的质量问题亦会严重影响车辆的价值,从而给消费者造成损失。因此,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第一款,A公司应承担购车款三倍的惩罚性赔偿责任。因大众汽车销售公司并非《销售合同》的销售方对要求大众汽车销售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一审宣判后,A公司提出上诉。最高人民法院二审认为,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是否适用于案涉纠纷;A公司的行为是否构成《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的欺诈;A公司是否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条规定,消费者为生活消费需要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其权益受该法保护。案涉车辆价值较高,关于该类车辆是否属于生活消费需要的商品、本案是否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首先,不同消费者受收入约束的程度不一,即使是同等收入的消费者,其消费预算、消费习惯、消费偏好亦存在差别,何谓生活消费需要,感受因人而异。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生活消费需要的范围相应亦呈扩展和变化之势,仅以车辆售价的高低作为生活消费需要的判断标准,现实中具有不确定性。其次,自认案涉车辆主要用于接待等商务活动,A公司据此认为案涉车辆并非用于生活消费需要所以,消费者将个人所购车辆用于生活所需且不排除用于与工作有关的用途,乃个人消费者日常用车的常见情形,将为生活消费需要而购车解释为所购车辆不能同时用于与工作有关的用途,与社会大众使用车辆的现实不符,且必然导致大量购买车辆的消费者被排除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保障范围之外,不利于消费者权益的保护。因此,既然案涉车辆登记于自然人名下,车辆使用性质登记为非营运,而A公司和大众汽车销售公司不能举证证明案涉车辆直接作为生产经营工具使用,因的工作性质与商业活动相关,即使存在将所购车辆同时用于商业接待的事实,《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亦应适用于本案。

    对于A公司的行为是否构成《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的欺诈欺诈构成要件中信息告知的时间节点以缔约阶段为限。相对于消费者而言,经营者在商品信息的获取上明显处于优势地位,消费者难以知悉经营者获取商品相关信息的具体时间或阶段,难以区分经营者对相关信息的获取是在缔约之前还是缔约之后。若经营者将其缔约之后、交付之前知悉的不利于消费者的信息不告知消费者,而仅将此种情形作为履约过程中的违约行为处理,不利于充分保护消费者的知情权。即使经营者在缔约阶段对不利于消费者的相关商品信息不知情,但在交付消费者之前已经知悉的,其仍负有及时告知消费者的义务。

    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八条和第二十条,消费者享有知悉商品相关信息的权利,经营者负有主动向消费者提供商品真实、全面信息的义务。关于商品信息的全面告知,在强调消费者有权获取商品全面信息的同时,亦应强调对消费者知情权的实质性保护。现代汽车商品零部件众多,构造复杂,车辆从生产至最终交付消费者,期间需经历运输、存储等诸多环节,产品自身及物流环节涉及的信息量巨大,要求经营者将前述所有信息不加区分地全部告知消费者,并不利于消费者知情权的实质性保护,亦可能导致交易成本的不必要增加。经营者所应提供的商品全面信息,并非指与商品有关的所有信息,而是指可能影响消费者人身健康、安全或一定财产利益的全部重要信息。对于案涉车辆的漆面瑕疵及其处理案涉车辆产自英国,车辆经由包括海运在内的多种运输方式方完成从生产车间至最终销售网点的物理位移,运抵销售网点后亦经历了一定时间的存放。因外在环境、车辆本身的特性甚至物流、仓储过程中人为操作的轻微失误,均可能导致车辆表面或相关部位出现瑕疵。案涉车辆的受损漆面仅有车辆左前门下方一处而非车身多处,无证据证明漆面损伤面积较大,其处理不涉及相应部位的钣金操作,甚至不涉及油漆用料。就处理效果而言,正如的自认,漆面轻微损伤经抛光打蜡后肉眼即已无法察觉,需用高精密的仪器才可以检测出。因此,对于新车在流通或存储环节产生的此类轻微瑕疵,经营者通过轻微的手段进行消除的行为,属于新车交付前合理的整理行为。该类问题及相应的整理行为显著轻微,不涉及消费者人身健康和安全,几乎不涉及其实质性财产利益,经营者如未将这类信息告知消费者,不构成对法定告知义务的违反,不构成对消费者知情权的侵犯。关于窗帘问题及其处理A公司主张窗帘总成的更换系因提车时提出了处理要求,并主张窗帘异响系因车辆到店后长时间停放导致窗帘电机运行不畅所致,但A公司对此均未提交相应证据,而且新车长时间存放不必然导致此类问题的发生。对于新车到店后经营者经检查发现的此类轻微问题,如果一律退运回生产厂家处理,或者由生产厂家、经营者投入更多成本以进一步降低轻微问题出现的概率,必将导致经营成本的增加,进而导致消费者交易成本的增加。对消费者而言,以合理价格购买到从出厂、运输、存放直至交付所有环节均完美无缺的车辆,固然可以最大限度满足其消费体验,但权衡行业现实、相关操作的经济合理性,对新车的此类轻微问题,由获授权的经营者以符合行业操作规范标准的措施进行修复,在轻微问题可以得到消除的前提下,一名理性的消费者应将经营者对新车的修复行为视为生产厂家的修复行为。但与此同时,A公司不能证明该类问题的产生与新车的运输或存储有关,且对右后遮阳窗帘总成的处理涉及配件的更换,所需的材料费及工时费均可独立计价,配件和所耗工时的市场价约4万元,数额并非显著偏低。故A公司针对右后窗帘总成所采取的并非对新车瑕疵的整理措施,而是对新车局部轻微问题的修复措施。该类信息对消费者的消费心理和财产利益具有一定的影响,经营者应向消费者如实告知,A公司未予告知,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八条第一款和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

    对于A公司未将与窗帘有关的问题告知是否构成《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的欺诈应综合考虑如下因素:1、是否影响到消费者缔约的根本目的。(1)合同中是否对此存在专门约定。双方在《销售合同》中对案涉车辆的基本情况如厂商、品牌及型号、颜色、单价、交付方式、付款方式等作了约定;A公司的义务还包括车辆应商检合格、具有合法手续、质量标准和保修期限应依厂家规定等;双方还对其他事项进行了约定。从合同内容来看,《销售合同》并未对与窗帘相关的问题或者类似的问题进行约定。因此,与窗帘相关的问题或类似的问题并不构成缔约的根本目的。诉称案涉车辆系经过大修的问题车而非新车,该主张与一般公众对于大修的合理认知明显不符,在并无证据证明该车交付前即已被他人办理过车辆注册登记,或虽未办理过车辆注册登记但被他人实质使用过的情况下,A公司交付的车辆属于合同所约定的新车。(2)问题是否严重及相应处理措施是否复杂。关于车辆的窗帘问题及相应修复措施,不涉及车辆的动力系统如发动机和变速器等,不涉及车辆的转向系统、制动系统、悬架系统、安全系统,不涉及前后桥的主要零件及全车的主线束,不危及车辆安全性能、主要功能和基本用途。相应修复措施轻微,花费时间较短,与此相关的信息并不属于影响缔约根本目的的重要信息。(3)是否给消费者造成较大不利影响。首先,是否涉及的人身健康和安全。本案中,并无证据证明窗帘问题及其修复给的人身健康和安全构成潜在威胁,甚至造成实质损害。二审庭审时还称其系以全款购买豪车而A公司实际交付的却系有过修理记录的车辆,对其心理上造成了伤害。《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一条规定:经营者有侮辱诽谤、搜查身体、侵犯人身自由等侵害消费者或者其他受害人人身权益的行为,造成严重精神损害的,受害人可以要求精神损害赔偿,但未举证证明A公司在销售过程中存在上述法定情形。事实上,并未以其人身健康、安全受损或受威胁为由提起本案诉讼;其次,是否影响到的日常使用。至本案二审第一次庭审时,案涉车辆实际使用时间已经超过三年,行驶里程超过29000公里,且称案涉车辆常用于商业接待,无证据证明窗帘问题对其日常使用造成了不利影响。二审庭审中称,窗帘处目前似存在漏风和风噪的情况,对此,在符合法定要件的前提下,有权另行主张相应权利;再次,是否涉及较大的财产利益。一般而言,如果经营者的欺诈行为给消费者造成了损失,通过消费者所遭受损失的严重程度,可合理反推经营者所隐瞒信息对消费者知情权影响的严重程度。诉称车辆系经过大修的车辆,给其造成了巨大损失,但一审审理过程中并未就损失问题提供任何证据。二审庭审中,称经咨询相关评估机构,车辆经维修后价值降低了约90万元,对此亦未提交任何证据。虽然更换案涉窗帘总成的费用就数额而言并非显著偏低,但相对于车辆购置价而言,该数额亦非明显偏高,且与车辆购置价相比占比显著轻微,故对于案涉车辆的消费者而言,窗帘修复费用并不构成一项较大的财产利益。同时,案涉车辆价格高低取决于不同消费者的主观感受,在判断瑕疵或问题对车辆价值的影响时,以车辆市场售价的高低作为一般汽车商品与特殊汽车商品的区分标准,实践中难以掌握。案涉车辆本质上仍属于可依型号、规格、质量等加以确定的具有共同物理属性的物,并非具有独特特征而无法代替的物。因此,从合同约定的内容、问题及处理措施的轻微程度及给造成的影响来看,本案并不存在的缔约目的不能实现的情形,而且,在本次销售过程中A公司并无隐瞒相关问题及处理记录的主观故意。所以A公司虽未将窗帘问题及其修复情况告知,但未予告知的信息并不属于影响缔约根本目的的重要信息,无证据证明A公司存在隐瞒相关信息的主观故意,该类轻微问题也并不属于明显超出一般消费者心理所能承受范围之特殊事件,且案涉纠纷的标的物不涉及食品和药品。综合考量上述因素,A公司未履行告知义务虽一定程度侵犯了的知情权,但尚不构成欺诈。

    对于A公司是否应承担相应责任的问题,A公司对漆面瑕疵所采取的轻微处理措施属于经营者新车交付前的整理行为,A公司未予告知不承担赔偿责任。而A公司对车窗帘问题的处理属于对局部轻微问题的修复行为,对与此相关的信息A公司在车辆交付前或交付时应予告知但未予告知。虽然A公司一定程度上对相关信息已予以披露,但其毕竟未在车辆交付前或交付时以更直接、更明确、更便捷的方式告知消费者,对消费者的知情权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影响,对此A公司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因涉及的问题及处理措施显著轻微,且明显不危及车辆安全性能、主要功能、基本用途,无证据证明该问题给造成了较大不利影响,经营者在车辆交付前亦已免费原装更换了窗帘总成,兼顾对消费者认知能力和消费心理的保护,以及对经营者即时记载并上传相关信息这一行为的鼓励和引导,酌定A公司向赔偿110000元。

  • 推荐律师
  • 曾祥锋律师电话:13866722060
    微信:13866722060
    办公地址:合肥市金寨路71号美第阳光大厦11层
  • 最新文章
  • 律师合作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意见建议 | 本网简介
    合肥律师网 版权所有 手机:13866722060 地址:合肥市金寨路71号美第阳光大厦11层
    Copyright 0551law.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 皖ICP备10203835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