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合同纠纷 >> 合同效力
  • 合同效力
  • 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一审认定债权转让协议无效 二审改判
    来源:www.0551law.cn | 日期:2021-1-10

    一审法院查明:一、abcd公司民间借贷纠纷情况2018614日,a向法院提起诉讼,诉请bcd公司归还借款本金855万元及相应的利息,并申请了财产保全。法院出具保全裁定,并向中南置地苏南区域公司等公司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一份,在1000万元范围内停止向d公司支付应付款项。2019610日,abcd公司就该民间借贷纠纷达成调解协议:双方一致确认bcd公司结欠a借款本金570万元、利息262.61万元,合计832.61万元,由bcd公司于2019617日前付清。案件受理费、保全费合计40041元,由bcd公司于2019617日前付清。2019625日,因bcd公司未按上述调解协议履行付款义务,a申请执行。20191212日,法院出具执行裁定书,因穷尽各种调查措施,未查找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处理的其他财产,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二、bd公司与ef签订债权转让协议情况2018331日,甲方g公司与乙方ef及丙方b签订协议书一份,明确鉴于甲乙丙各方于201631日就b承包经营管理甲方公司及附条件的股权转让事宜签订《承包经营合同暨附条件股权转让合同》,后各方于2017413日就上述事项补充签订了《承包经营及股权转让补充协议》,ef将持有的g公司100%的股权转让给b,并于2017419日办理股权变更手续,截至协议签订之日,b应于2018210日前向ef支付的股权转让款500万本金尚未支付;三方自愿达成协议:1.g公司以债务加入形式为b结欠ef的债务向ef承担清偿责任,清偿范围包含本金、利息、违约金及一切因主张权利产生的费用;2.为清偿上述债务,g公司对往来单位享有的应收债权(详见往来应收款清单)全部转让给ef,由ef负责收取,按实际收回款项冲抵上述债务,ef无需向g公司另行支付债权转让的对价。另外协议还约定协助义务,违约条款、管辖条款等。该份协议甲方处加盖有g公司公章,乙方处有fe签字,丙方处有b签字及日期。

    2018416日,bg公司项目应收款上签字,该表附在上述协议之后。一审庭审中,b表示2018331日协议并非他所签,g公司公章也一直不在他手中,他曾在工商局登记登报作废g的公章,因此所有协议上g光伏科技公司的公章都是假的,但应收款账目表上签字确系他所签。

    三、efbg公司承包经营及股权转让合同情况201631日,甲方ef,乙方b,丙方g公司,签订承包经营暨附条件股权转让合同一份,合同明确鉴于ef共持有g公司100%的股权,三方经协商就b承包经营管理g公司及ef将其持有的光伏公司100%的股权在条件具备时转让给b一事达成本合同,具体约定:efg公司全部经营管理权发包给b,承包期暂定为五年,从201631日至202131日;关于g公司对外享有的共计15178210.8元人民币的应收债权由b负责收回并直接支付给g公司以作为ef投资g公司的回报,若g公司的债权人对此提出异议的,b将无条件为g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并确保g公司的债权人放弃对ef的追诉,若ef最终实际获得的款项低于15178210.8元的,b均无条件补足;若b201731日前收回上述应收债权并足额支付g公司,ef同意上述应收债权总额的15%奖励给bb有权从总额中自行扣除该奖励部分,若201831日前收回的,则无需奖励b,若b201831日前不能收回全部应收债权或者不能全额支付g公司15178210.8元的,则b应向g公司补足支付未收回的部分款项,并向g公司承担50万元的违约金;若b201831日前将前条所指的15178210.8元应收债权全部收回(可以自己资金垫付)并足额支付给ef的,ef承诺将其所有的全部g公司股权无偿转让给b,并在本条应收债权全部回收后10日内协助b办理股权转让手续,并将g公司公章、合同专用章、财务章等移交给b等内容。

    2017413日,甲方ef,乙方b,丙方g公司,又签订承包经营及股权转让补充协议。三方就201631日承包经营及股权转让合同的补充和变更达成一致:一、截至201731日,b确认的20162月的应收债权明细中还余470万元款项未收回,ef无需再向b支付应收债权总额的15%的奖励。二、ef同意在本协议生效后20日内将持有的丙方的100%的股权以5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乙方。该款项由b2018210日前一次性支付。三、b同意将坐落于×号××室房屋以及股权转让完成后b持有的g股权为上述股权转让款的支付向甲方提供抵押、质押担保并办理相应的抵押、质押登记手续。四、ef同意配合b办理股权转让手续,股权转让合同章由乙方保管,但在b未按时付清第二条所述的股权转让款前,g公司包括但不限于公章、财务专用章、财务账册等资料均由ef指定g的原有财务人员保管。在b及时足额向ef支付了股权转让款后10日内移交上述公章、印鉴等资料……七、b承诺若公司收到承包及股转合同(原协议)名下的应收账款或其他款项后,在收到款项当天优先归还向原股东的借款及支付上述股权转让款……

    一审庭审中,b称:201631日他跟fe签承包协议时,约定由他去收g公司的应收款1500余万元,若收不足的话要拿房产来抵,但是他实际只收到600万元,后来fe说只要再给500万元就转让给他了,他就转了500万元给他们,然后就办理了股权转让手续,剩余470万元当时没讲,他并没有签2017413日的补充协议,上面的盖章因g公司的公章一直在ef手中,他也不清楚是谁加盖。到2018f又问他拿470万元,他就写了一张500万元借条给f,但是没有签过2018年债权转让协议。对应收款清单无异议,两页是他于2018416日签的,第一页是老账,第二页是股权转让后他做的,f跟他讲g公司转让给他以前的应收款f要去对账和收账,然后他就把这份应收款清单交给f,因为他确实结欠fe要交付给他们的应收款500万元,这是他个人欠他们的钱,所以把上面的清单打给他们了。b当庭申请对2018331日的债转协议及2017413日的股权转让补充协议中b的签名进行鉴定。

    ef称:2017413日的补充协议是在g公司财务吴江**的办公室里所签,在场人是吴江**fb,三人签后,吴江**再交由e签字。另外他方同意鉴定,但据了解相关部门对2017413日补充协议已做过笔迹鉴定,鉴定结论为b签字,若本次鉴定结果证明是b签字,他方请求法庭追究其虚假陈述的责任。

    四、d公司的成立及变更情况,g公司公章保管情况g公司于2009123日成立,股东为ef201631b承包经营g公司,公司公章仍由g公司原财务人员保管;2017419日,该公司股东由ef变更为bc,法定代表人由f变更为b,公章仍未移交给b2018418日,公司名称变更为d公司;201858日,b至江阴市政务服务中心进行g公章”遗失登记。

    五、d公司涉及的其他关联案件(一)2019425日,法院作出刑事判决书,判决d公司犯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罚金一万元;b犯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判处刑期八个月(2018930日至2019529日),并处罚金五千元。该案查明d公司20181月至5月拖欠4名工人劳动报酬合计72879.62元,b20186月离开江阴,更换手机号码等方式逃避支付工人工资。(二)20195月,47人向法院起诉要求d公司支付拖欠的20161月至20185月期间的工资,合计178万余元。后经法院主持,双方达成调解协议,d公司于2019820日前支付拖欠的工资,但至今未能履行。(三)201887日,宝瑞公司向常熟市人民法院起诉向常熟中南御锦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主张支付工程款1447582.34元,并提供了d公司盖章的变更函,内容为:应业务需要,d公司(g公司)关于铁艺工程的业务于20186月开始由宝瑞公司承续经营,将有关事项变更如下:1.涉及与中南公司铁艺工程业务的各种证照和印章自201861日起统一以宝瑞公司署名的证照和印章,以d公司署名的证照和印章停止使用。2.变更后,原来与中南公司签订的合同协议继续有效,与中南公司发生的全部权益和义务归属宝瑞公司,由宝瑞公司延续履行。3.各方确认,自201861日起,宝瑞公司作为与中南公司业务款项的唯一权益单位,涉及与中南公司业务款项的收付全部用宝瑞公司账户,宝瑞公司将承担全部法律后果和法律责任,与中南公司无涉。后该院于2019828日作出(2018)苏0581民初9971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书认定:宝瑞公司与d公司201861日达成的变更函,其性质应为债权转让。就本案所涉债权转让分析认为:其一,d公司负责人b表示,201861日的变更函,d公司的公章并非其加盖,不是d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对债权转让不予认可。其二,案涉债权转让形成时,d公司对外欠付巨额债务不能履行,部分债务在已经法院生效文书确认的情况下,d公司依然没有能力履行清偿义务,此种情况下,若d公司还将其债权进行转让,显然有损其他合法权益人利益;而且已有债权人就案涉债权转让提起撤销权之诉。其三,案涉债权转让中,宝瑞公司虽提供借条证明债权转让有相应对价,但未提供借款交付凭证;且经法院与b核实,其表示出借主体并非李翠平。故在b未予认可,且宝瑞公司主张的借款未经生效法律文书确认的情况下,该院对宝瑞公司主张的债权转让对价碍难采信。综上,该院认为宝瑞公司与d公司之间的债权转让无效,宝瑞公司亦无权基于债权转让要求中南公司承担付款责任。据此,该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四十三条、第一百五十三条判决驳回了宝瑞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宝瑞公司对上述判决提起上诉,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1227日作出(2019)苏05民终10408号民事判决,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法院认为:债权转让行为的行为人应意思表示真实,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不违背公序良俗。本案的争议焦点为2018331日债权转让协议效力如何认定。本案中,其一,d公司负责人b表示,2018331日的债权转让协议并非其本人签字,原g公司的公章并非其加盖,不是g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对债权转让不予认可。其二,签订该份债权转让协议之时g公司的公章也确实未在b本人控制之下。其三,案涉债权转让形成时,d公司对外欠付工人工资等巨额债务不能履行,d公司没有能力履行债务的情况下,若d公司还将其债权进行转让,显然有损其他合法权益人利益。其四,案涉债权转让中,d公司通过债务加入的形式来承担b的债务,对ef而言,其并未支付对价而无偿取得对d公司的债权,且实质上损害了债权人的利益。综上,abd公司享有的债权由无锡市滨湖区人民法院生效法律文书予以确认,且a的债权现无法实现,本案所涉债权转让损害了a的利益。a主张efbd公司之间的债权转让无效,法院依法予以支持。a主张bd公司、ef承担律师代理费并无相应的依据,法院不予支持。据此,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四十三条、第一百五十三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一、bd公司与ef2018331日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无效;二、驳回a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47150元,由a负担467元,由bd公司、ef负担46683元,bd公司、ef应负担部分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直接交纳至法院。

    关于ad公司享有债权的形成过程,二审补充查明如下:2016320日,bc作为借款人出具《借款协议》1份(以下简称借条1),记载:因b收购g公司承包经营权及购买g公司的现有资产中的动产部分的资产归属权,b特向a借款200万元,用于g公司生产周转资金,借期2年,自2016320日至2018320日。每年底给a红利100万元。2018513日,b就前述借款事宜重新向a出具借条(以下简称借条1-1),记载:“今有ba借到人民币叁佰万元整(3000000元),此款由原借款协议转接到2018513日的借据中。有g光伏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承还。b在借条的借款人处签名,下方书写c、江阴g光伏科技有限公司”,但借条上未加盖d公司的印章(此时g公司已更名为d公司)。2016320日的借款协议上记载有:“此款已转入2018513日的新借条中。同意转结。”2018513日,a在借条1上签名确认。

    2017223日,b作为借款人向a出具《借条》(以下简称借条21份,记载:今有ba借人民币叁佰万元整(3000000元),此款项作为结清g公司未收完的工程款(2016313日以前的老账)。此款项借用借期为壹年(2017223日到2018223日还清),可以提前还清。月息为2.5分计算利息,用一个月给一个月利息。借条上还加盖了g公司印章。2018223日,b重新出具借条(以下简称借条2-2),记载:“今有ba借到人民币叁佰捌拾伍万元整(3850000元),此款用于g公司周转。此借条由2017223日的借条转入的,月息壹分半计算。由江阴市g光伏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承还。”其中,“由江阴市g光伏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承还”的字号和行间距比借条前述内容偏小。借条落款借款人b下方书写“江阴市g光伏科技有限公司、c”,“江阴市g光伏科技有限公司”的“公司”两字与“c”的“苏”字有部分重合。借条上没有加盖g公司印章。2017223日的借条2上记载有:“此借条转入到2018223日的新借条中,此老借条作废”。2018513a在借条2上签名确认。

    2017426日,b作为借款人向a出具借条(以下简称借条31张,记载:今有ba借款壹佰贰拾万元整(1200000元),月息壹分半计算,用于公司转用,“由g光伏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承还”为另起一行,但与其他内容行间距较小,且字号明显小于借条前述内容。借款人:b。借款日期2017.4.26号”下方书写“江阴市g光伏科技有限公司”,但没有加盖g公司的印章。2018513日,b作为借款人就2017426日借款以及2017118日至20171110日期间借款事宜重新向a出具《借条》(以下简称借条3-3),记载:今有ba借到壹佰柒拾万元整(1700000元),月息壹分半计算,用于公司转用。由江阴市g光伏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承还。借条落款借款人b下方书写c”,c下方书写“江阴市g光伏科技有限公司”,但是借条上没有加盖d公司印章(此时g公司已经更名为d公司)。2017426日的借条3上记载有:“此借条已结转到2018年的新借条上,此借条已作废”。

    2018614日,a以民间借贷纠纷为由向无锡市滨湖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18)苏0211民初3696号)],请求判令bcd公司归还借款本金855万元(300万元+385万元+170万元)及相应的利息。2019610日,abcd公司就该民间借贷纠纷达成调解协议:一致确认bcd公司结欠a借款本金570万元、利息262.61万元,合计832.61万元,由bcd公司于2019617日前付清。案件受理费、保全费合计40041元,由bcd公司于2019617日前付清。

    二审法院认为:法律并未绝对禁止民事主体加入他人债务,并以转让相关债权的方式进行清偿。本案中,现有证据可以反映d公司加入的债务系b结欠ef的股权转让款,虽然b在本案中否认其在案涉债权转让协议书中的签名及主张g公司公章并非其加盖,但其与d公司均未就此单独提出权利主张。a主张d公司、bef签订的该债权转让协议损害了其利益而无效,应就d公司、bef恶意串通,并旨在通过签订该协议损害其对d公司享有的在先债权提供证据证明。就此,虽然经无锡市滨湖区人民法院组织调解,abcd公司在(2018)苏0211民初3696号案件中一致确认bcd公司结欠a合计832.61万元债务,但该确认时间明显晚于案涉债权转让协议签订时间。而从二审补充查明的ad公司享有债权的过程及a在本案中的举证来看,也不能认定ef在签订案涉债权转让协议时,ad公司的债权人。

    首先,从借条1的内容来看,明显系b的个人债务,并非是g公司的债务。2018513日,b虽然重新向a出具借条1-1,并在该借条上书写由g公司共同偿还,但此时g公司已经变更为d公司,借条上未加盖d公司的印章,且该重新出具借条的时间在本案诉争协议签订之后,不应认定d公司的债务加入及债权转让行为系恶意损害a该借条下的利益。

    其次,关于ba出具的借条22018223b重新向a出具了借条2-2,并明确借条2作废,a签字确认。由此双方对借款内容进行了变更,应当以借条2-2内容为准。借条2-2载明借款人是b,由g公司共同偿还,但未加盖g公司的公章,且从借条2-2的行文格式上看存在多处瑕疵:①该借条载明的“由江阴市g光伏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承还”的字号及行间距与借条中其他内容不协调且明显偏小,与“借款人b”间距过小,不符合书写习惯;②落款处“江阴市g光伏科技有限公司”的“公司”二字与“c”的“苏”字重叠在一起,也不符合正常的书写习惯。因该借条关于g公司共同偿还b结欠a债务的内容存在多处瑕疵,不应认定d公司于2018223日对b的个人债务构成了债务加入。

    再次,关于ba出具的借条3,虽然借条上书写了“由g光伏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偿还”,但未加盖g公司的公章,且从该借条的行文格式上看,也存在多处瑕疵,借条中“由g光伏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偿还”的字体大小和行间距与借条的其他内容存在明显差异,且落款处“江阴市g光伏科技有限公司”的字样书写在日期“2017.4.26号”的下一行,也不符合行文规范和书写习惯,不应据此认定d公司于2017426日对b的个人债务构成了债务加入。2018513日,b对该笔债务重新向a出具借条3-3,虽该借条上也载明了由g公司共同偿还,但此时g公司已经变更为d公司,且该笔债务确认在d公司向ef转让债权之后,故不得作为a主张债权受损的依据。

    综上,ad公司享有债权的时间应以无锡市滨湖区人民法院作出的生效调解书为准,即便d公司现对该债务无法清偿,与d公司先前转让债权之间亦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现有证据不能证明d公司、bef在签订债权转让协议时存在恶意串通损害a利益之情形,a请求确认案涉债权转让协议无效,不应得到支持。一审法院未查明ad公司享有债权的时间,迳行将其他关联案件作为本案支持a主张案涉债权转让协议无效的理由,缺乏法律依据。d公司的其他债权人如认为案涉债权转让协议损害其利益而无效,应依法另行主张权利。关于一审法院程序是否违法问题,一方当事人早于法院原定宣判时间领取到判决书,并不因此损害另一方当事人诉讼权利,ef以此主张一审审理程序违法,本院不予采纳。综上,ef的上诉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均有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一、撤销一审民事判决;驳回a的全部诉讼请求。

  • 推荐律师
  • 曾祥锋律师电话:13866722060
    微信:13866722060
    办公地址:合肥市马鞍山路与望江路交口金中环广场C座20层
  • 最新文章
  • 律师合作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意见建议 | 本网简介
    合肥律师网 版权所有 手机:13866722060 地址:合肥市马鞍山路与望江路交口金中环广场C座20层
    Copyright 0551law.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 皖ICP备10203835号-3